大纪元 > 副刊 > 长篇连载


第六章:沙漠风暴老贼心惊 宁左勿右如履薄冰 (1990─1991)

【大纪元6月5日讯】在江泽民当总书记一年有余之时,美伊之间爆发了海湾战争。美国在代号为“沙漠风暴”的军事行动中取得的巨大成果让邓小平重新考虑中国今后的发展方向。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突然入侵科威特,一天后,科威特全境沦陷。伊拉克的入侵行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以美国为首的多国联盟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下,为恢复科威特领土完整而对伊拉克实施了军事打击。伊拉克的残暴独裁者萨达姆是中共的好友,二者之间暗地里一直来往密切,当时中共在国际上非常孤立,怕得罪国际社会而不敢公开支持萨达姆。

江泽民是在参与屠杀“六四”学生后上台的,从他的绰号“客里空”和“江牛皮”知道,此人除了耍嘴、作秀、打小报告外,没有什么真才实学。海湾战争客观上检验了江在当上总书记后到底能承担和解决多大的难题。

面对这样大的国际挑战,江心慌了,很有些不知所措。他这时才知道坐在总书记的位子上也有不舒服的时候。中共当时正处于“六四”屠城后的贸易禁运,国际上朋友十分有限。出于摆脱外交困境的考虑,邓小平定下的调子是:“少插嘴,不插手!”这给江泽民解了围,因而中共在联合国决议上投了弃权票。

1﹒沙漠风暴

1991年1月17日晨,以美军为主体的联合国部队开始向伊拉克发起了代号为“沙漠风暴”的军事行动,几周之内就使得萨达姆的军队毫无还手之力,伤亡惨重,被迫接受联合国自伊拉克侵略科威特以来通过的十二项有关决议。2月28日零时,联合国多国部队停止了一切进攻性行动,持续了四十二天的海湾战争结束。

在这次战争期间,翻开中共的报纸,还充斥着人民战争、游击战等战术分析,甚至预期美国可能会陷入越战那样的泥潭。没有想到,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采用航天、航海和航空技术立体作战,武器之先进、配合之精妙令国际社会叹为观止。

美国情报部门当时调动了航天通信卫星、民用观察卫星、光谱分析卫星,对伊拉克军事情报进行监听、破译和红外线高空拍摄,并用巨型计算机进行信息处理,伊拉克的一切信息都尽收眼底。同时,在战争打响的前6个小时,美国发动了一场强大无孔不入的电子干扰战,以至于伊拉克的指挥系统全面瘫痪,雷达荧光屏上则飞飘起一片斑斑点点的雪花;美国的隐形战斗机则从空中撒下大量的干扰片,故意在敌方雷达上显示出虚假的飞机磁信号目标,迷惑萨达姆的“空中眼睛”,让伊拉克的“萨姆—6”地对空导弹去追踪那些虚无缥渺的“幽灵”。萨达姆的军队顷刻间变成了聋子和瞎子。

美军使用高科技武器以极少的伤亡取得了巨大的军事成就。这不但给邓小平很多启示,而且强烈地震撼着中共高层,要求以现代化高科技武器装备军队的呼声也陡然升起。摸枪就哆嗦的江泽民神经里还缺少这根弦,他对于中美两国的军力对比还停留在韩战和越战的历史中,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江泽民这时想起了《1999:不战而胜》。中共无论在精神信仰和军事实力上都与美国天差地远。随着东欧剧变,冷战已经趋近尾声。民主从欧洲大踏步向东迈进,离中国已经仅仅隔着一个苏联,而戈尔巴乔夫面临着民主化浪潮的重重压力,这个红色帝国已经风雨飘摇。以美国意识形态和武器装备之先进,如果对中共延续冷战思维或实施军事打击,后果不堪设想,一党专政就会解体。

江泽民站在世界地图前一筹莫展,他带话给还在美国读书的长子江绵恒,建议江绵恒书可以慢慢去读,毕业之后先在美国找个工作,在美国多盘桓几年,因为一来江泽民在中央立足未稳,二来江泽民对中共前途也毫无信心。

2﹒讨好苏联

自1989年“六四”屠城后,被视为在复杂系统的融合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美国对中共实施武器禁运政策,而中共在系统工程和融合方面缺乏经验。但中共不难雇佣到那些系统工程方面的“天才”人物。例如,中共利用俄罗斯经济的贫弱,以支付硬通货的方式获得技术专家的丰富经验。另外,自90年代以来,约有1500名俄罗斯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一直在为中共军队建设提供帮助。

在邓小平、杨尚昆等人的注视下,领导内行的门外汉江泽民作为军委主席必须有所为。他后来宣布向俄罗斯购买现役高性能武器系统,结果花巨款买回来的都是前苏联淘汰的武器和大批前苏联性能落后需要清仓的装备,接收的战机频频失事。中共自接收苏战机(包括苏-27及苏-30)以来,分别在1997、1998、2000、2001年发生五起事故。

1975年下水、1994年退役的俄罗斯航母“基辅”号在2000年8月被军委主席江泽民如获至宝地迎进天津港。据有关人员透露,购买“基辅”号航空母舰的总贷款达到7000万人民币,可谓耗资巨大。“基辅”号好不容易进了港,专家们以为能从中得到技术情报,结果发现原有参考价值的东西全部被卸光了。军方大呼上当,向老军头们告状。干了蠢事的江泽民,更加没有安全感,这个军委主席当得战战兢兢,用江泽民自己的话讲,“如履薄冰”。

当时的苏联国内经济不振,加上武力镇压若干加盟共和国,在国内外面临严重困难。中共为了加强军事装备,表示对苏共的支持,1990年10月份,和苏共进行军事合作,决定向苏购买一批新式战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991年1月25日告诉外国记者,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将于当年5月访问苏联。这是自1957年毛泽东赴莫斯科参加“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庆典以来,访苏的中共最高领导人。

江泽民访苏时,苏联改革派重要人物叶利钦要求会见江泽民,但被江泽民拒绝;江单独会见了反对改革的苏联副总统雅纳耶夫,告诉他希望苏联回到社会主义路线上来。这也反映出江泽民反对改革的左倾态度很鲜明。副总统雅纳耶夫在三个月后监禁戈尔巴乔夫的政变中起了关键作用。

在江泽民访苏期间,为了拉拢与苏联的关系,稳固自己的权力,江不惜一切代价讨好苏联。江对中俄边界毫不在乎,同意重新进行中俄边境勘测。在克格勃的精心安排下,当年苏联间谍、江泽民的旧情人出现在江的面前。江明白自己过去的一切把柄都在克格勃手里,因此心知肚明地乖乖就范,秘密把相当于几十个台湾面积的有争议国土(实际上是被强占的中国领土)拱手送给俄罗斯。本书第14章将详述此事 。

3﹒低估邓小平

邓小平认为改革开放、搞活市场,从经济入手与美国抗衡,已经迫在眉睫。光有几个经济特区已经不能适应形势的需要,中国必须改革经济、全面开放。已是大权在握的江泽民可不这么想,他认为自己好容易爬上来就不能再下去,越开放老百姓越难控制。爬上高位的江泽民有点飘飘然,大大低估了邓小平的政治能量,所以江上台后讲过一句与邓小平顶着干的“名言”:“让私营企业家和个体户倾家荡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江泽民的家族成为“中国第一贪”时,江泽民又大搞起“让资本家入党”了),他还有对应的另一个方针:“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邓小平开始后悔不该轻率听信陈云、李先念的话让江泽民当总书记。1990年春天,邓在上海多次召见上海市长朱镕基,并对朱镕基进行考查,觉得朱是中共高层少有的懂经济的人才,而且有魄力,具有实干精神,不是江泽民那样耍花架子的人。江在上海的耳目及时把邓小平的动态报告给江泽民,江的妒忌心又翻腾起来。

江的妒嫉源于自己无德无能,而又怕任何有才能者威胁到自己的权位。虽然表面上江泽民大权在握,但自从他上台,党内外许多人士都不看好这个投机钻营者,并估计江只是个过渡性的人物。处在高位上的江虽然洋洋而自得,但其内心也多少感到了自己在党内地位还远未巩固,论资历、才干、人脉,自己远居人后。对于权力的偏执使得江形成了强烈的妒忌心,将一切才干、资历、人脉等胜过自己的人都视为潜在的威胁。

1991年2月邓小平在离开北京去上海过农历新年之前,明确说:“我现在在北京讲话没有人听,我只有到上海。”这一次邓小平在上海告诉了朱镕基,想要调他到国务院工作。邓并且委托杨尚昆召集上海市委、市政府的一班领导,传达这一“中央决定”。

1991年春节前,邓小平在上海发表讲话,要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搞市场经济。时任《解放日报》负责人的周瑞金等人根据邓小平在上海的讲话精神,撰写了《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扩大开放的意识要更强些》、《改革开放需要大批德才兼备的干部》四篇文章,署名“皇甫平”,开篇发表在1991年大年初一的《解放日报》上。“皇甫平”的后台老板实际上是邓小平。

这一切邓小平既没有通知也没有刻意瞒江泽民,邓完全把江排斥在外。

这些由邓小平支持、上海市长朱镕基直接过问的改革开放文章受到江泽民的忌恨和抵制,江不仅对这个改革趋势沉默不言,而且支持北京党内左派人物发起的抨击、批判,还派人对邓小平在上海的言行进行调查。江泽民本人则在北京忙着游说中共核心层的其他元老,寻找能够制约邓的人。

1991年4月12日,在全国七届人大四次会议上,邓小平力排众议,正式任命上海市长朱镕基为国务院副总理。5月,邓小平为了表示对朱镕基的支持,带着他一起视察首钢,并且当面由衷的夸奖说:“我党高级干部中真正懂经济的还不多,像朱镕基这样懂经济的同志,应当提到更高层次的领导岗位上来”。邓对朱的夸奖让鼠肚鸡肠的江泽民既惊慌又忌妒,以后江泽民经常让亲信搜罗材料,不管是不是朱镕基的责任,反正逮着机会就压制、排挤和打击,让朱受到许多冤枉气。

江泽民暗中反对邓小平的言论也被邓知道,邓对江强烈不满。政治局常委乔石和副总理田纪云多次发表支持改革的讲话,邓小平称赞说:“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样好的讲话。”这又让妒忌心非常强的江泽民埋下了怀恨乔石、田纪云的种子。邓小平在对江泽民等反对改革的人的强烈不满和失望中,和杨尚昆、万里、乔石等人商量,准备让赵紫阳复出,并且在92年的十四大上彻底改组中共中央领导班子。江泽民闻讯大惊。

4﹒苏共垮台引起的惊恐

1991年6月,邓小平重新启用赵系人马胡启立、阎明复和芮杏文。胡启立任机械电子工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芮杏文任国家计委副主任,阎明复任民政部副部长。这是邓小平准备为赵紫阳复出做的铺垫。

几个月之后,1991年年底,貌似强大的苏联共产党,在几天之内就垮台了,使得整个世界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苏共的解体强烈冲击中共,严重地打击中共的信心,使得中共高度紧张,认识到强大如苏共也有倒台的一天。中共以前常说一句话,“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如今苏共倒台了,中共不能不想想自己会不会还有明天。

中共常常说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对派都是纸老虎,而反观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共产党才是真的纸老虎。所有独裁者的垮台都是树倒猢狲散。当时除了苏联解体外,柏林墙倒塌、波兰团结工会获胜、捷克斯洛伐克发生天鹅绒革命、匈牙利完成了民主转型、罗马尼亚独裁者齐奥塞斯库被推翻和处决、保加利亚完成了第一次全国大选……共产世界土崩瓦解。有个形象的说法,说推倒共产党执政的政权,在波兰用了10年,匈牙利10个月,民主德国10周,捷克10天,在罗马尼亚只用了10个小时。共产政权的连锁崩溃,令江泽民如坐针毡,极度不安。

1991年7月1日,江泽民在中共建党70周年的讲话中,抛弃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路线,大力鼓吹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加紧在思想意识形态上的控制,并且强调:“要划清两种改革开放观,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改革开放,同资产阶级自由化主张的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化的‘改革开放’的根本界限。”江泽民甚至从理论上声称“改革开放中也有路线斗争”,直接把批判矛头指向了上海的“皇甫平”,即指向朱镕基以及朱的支持者邓小平。江泽民坚决反对改革开放的讲话获得台下左派们的热烈掌声。第二天,承受很大压力的副总理朱镕基被打发到湖北考察并巡视暴雨灾情,而江泽民则在北京支持了左派们对朱镕基新一轮的全面清算。

江泽民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是共产党政治上的高度控制、经济上的落后在现代社会走入了死胡同,反而把问题归咎到改革开放上,要继续往左转,实在是过时思维。

库恩在为江泽民作的传中大肆吹捧江对改革的贡献,改变了中国,其实都是信口开河,因为江泽民从一开始就是极端保守派,根本不赞成改革路线。不过他的见风使舵以及作秀还是欺骗了不少不了解内情的人,尤其是外国人。

江泽民后来虽然迫于情势转向支持改革,但是对思想意识形态的控制却是江泽民当权期间的一贯思维和政策。江泽民极端仇视思想自由,指责异议人士是不爱国。他竟然对他的传记作者库恩说:“我不知道那些人(异议人士)的血管里是不是还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液?”真是荒唐,忧国忧民的人不算爱国,难道江泽民这样的出卖国土的日俄汉奸反成了爱国者?

5﹒讨好李鹏和军方

在最初的几年,江泽民在党内地位十分不稳,他不仅仅受到来自左、右两派干政大老的压力,也面临着党内党外对“六四”屠城的不满。对外交往这时降到了冰点,许多国家在“六四”屠城后都把大使召回国内一段时间,贸易和武器禁运对中共的出口经济打击很大。

李鹏原来是江泽民的顶头上司,现在倒成了江泽民的下属,二人见面的时候都有些尴尬。江泽民当时每次政治局开会都是和李鹏并排而坐,共同主持会议,江泽民每每看着李鹏的脸色行事,外界称其为“江李体制”。为了巩固自己在党内的地位,江不得不讨好李鹏这个出身于水利部的总理。江泽民第一次出外巡视就选择了李鹏一心想上马的“三峡工程”,并积极策划使人大强行通过“三峡工程”的预案。

这种讨好是十分赤裸裸的。常把科学挂在嘴边的共产党和江泽民,此时却把最权威的专家们扔在一边,不顾三峡将引发的航运、发电、移民、生态、环境、战备等重重问题,让一些完全不懂水利科学的人,包括文艺明星、劳动模范和少数民族代表等来决定这个关系国计民生的大工程,这在外界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江泽民这么做,除了讨好李鹏,实在没有其它任何意义。

无德无能、没有军方资历的江泽民在1989年11月被任命为军委主席,但老军头们怎么肯听他这个从来没有摸过枪的人的指挥?江泽民当时还不敢像邓小平那样封几个上将,在军队中又无自己的班底和人马,所以除了拨巨款给军方向苏联购买陈旧的武器外,江泽民又想起来汉奸老爹教给他的宣传技能。他指示要拍出几部歌颂解放军的片子,一方面讨好军方,一方面给“六四”后痛恨解放军的老百姓洗脑。江泽民亲自为一些片子题写片名,包括三部斥巨资的战争片《大决战》。

在拍片子的过程中,江泽民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当时有一位姓李的导演拍出了一部《开国大典》。影片对蒋介石的塑造没有采用中共的脸谱化做法,而是把他塑造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负责电影审查的人不许电影公映,并要求导演把蒋介石描绘成一个愚蠢而凶残的人,导演拒绝了。

思想开放的李瑞环听说了这件事,就邀请江泽民一起观看这部影片。其中一些镜头让江泽民十分好奇,因为看起来像是极为珍贵的纪录片镜头。江泽民问李导演那些镜头是从哪里找到的。导演回答说,那些镜头根本就不是找的,而是他们刚刚拍摄的,经过特殊技术处理后,看起来就像纪录片一样。江泽民十分满意。他最后看完电影后总结说:“真的和假的糅合在一起——我都被骗过去了。”

这种手法用于电影当然是正常的,但江泽民却从中想到了宣传欺骗中可以用的重要的一招儿。读者将会在第17章看到江泽民为欺骗民众而对于这种手法的发挥。

6﹒邓小平的反击

1991年8月31日上海的“皇甫平”在《解放日报》第一版发表题为《论干部精神状态》的文章,提出:精神动摇是最可怕的事情,干部必须解放思想。9月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发了一篇由《人民日报》总编室副主任李德民和理论部一位高级编辑起草的社论《一切为了改革开放》和邓小平对着干,这篇社论由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李瑞环阅读通过后,《人民日报》社长高狄却故意加进一段“对改革开放要必须先问姓‘社’姓‘资’”的内容,对“皇甫平”进行全面性的、更高层次的批判。李瑞环根据邓小平的指令,在第二天见报的社论内容中删去高狄的这段话。为此,邓小平狠狠地说:“《人民日报》想全面批判邓小平。”邓对江产生了极度的不信任。

在1991年年底的时候,邓小平完全被江泽民的所作所为激怒了,对所谓“第三代领导核心”的江泽民不仅完全失去信心,而且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邓小平虽然在名义上没有任何职位,但是仍然牢牢地控制着军队:军队由邓最亲密的老朋友杨尚昆和十分信任的部下杨白冰管理。杨尚昆和邓小平是1932年认识的,是60年的老朋友。杨白冰的上将军衔是邓小平于1988年9月亲自授予的,一直忠实地执行邓小平在军中的政治路线。另一位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是邓的老部下,也对邓忠心耿耿。

邓小平看到,平庸、软弱、无能、妒贤,思想保守、顽固的“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妄图阻挠改革开放。因此,邓小平痛下决心利用手中的军权做最后一搏,准备在中共十四大上,撤换反对改革的总书记江泽民等人,让坚决执行改革开放路线的人上台。邓小平筹划由乔石替代江泽民,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并在八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由李瑞环或朱镕基替代李鹏,担任国务院总理;由万里继续担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杨尚昆卸任国家主席;彻底解散陈云把持的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

邓曾就这个方案向杨尚昆、万里征求过意见。同时,为了表示对乔石的支持,邓小平对乔石在各地的讲话予以高度肯定。这又让江泽民嫉恨不已,把乔石看成了冤家对头,邓小平死后,江最后以年龄为限逼迫比自己年轻的乔石下台,这是后话。

邓小平还准备再次起用被软禁的赵紫阳,让他担任全国政协主席。邓并不怀疑赵紫阳坚持改革的态度,关键是“六四”是邓晚年的最大心病,而赵在“六四”问题上坚决不认错的态度让邓小平非常恼怒。邓小平于是派人捎话给赵紫阳,要求赵在出来工作前承认一下“六四”事件中的错误,以防赵日后为“六四”翻案。联系人回来汇报说,赵紫阳坚持认为自己没有错,不写检讨。赵紫阳说:“我为什么下台不作检查?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觉得自己没有错,何必检讨?一检讨就不能说明事实真相。”听完汇报后,邓小平心中五味俱全,长时间沉默不语。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http://www.dajiyuan.com)

6/5/2005 11:29:56 A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5/6/5/n94485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