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 > 副刊 > 长篇连载


第十章:穷奢极欲腐败治军 声色犬马长城尽毁(1998)

【大纪元6月9日讯】江泽民心里很清楚,自己在军中毫无威望。老军头们大都有过厮杀疆场的资历,况且手里握着的都是江泽民最缺乏的硬家伙──军中的人脉。毛、邓都曾统领大军,军人们心服口服,偏偏江泽民不但没有政治资本,就是在军中也从未有过任何经验,甚至连枪都没摸过。

在一个正常的现代社会制度下,执政党要通过民主选举才能组成政府,社会上的不同声音是为了监督执政党正确行使权力的,国家搞得不好,领导人就可能面临被弹劾、甚至下台的危险。

在那些国家里,军队不属于任何政党,而是只属于国家。军队以维护人民利益和保卫领土完整为天职,因而政党之间的争斗,乃至任何党派内部的斗争并不牵扯军队。不论是哪一党派当选,军队都必须效忠于国家,根据宪法规定服从国家最高权力机构的调遣。这也是西方民主国家尽管党派之争惊心动魄,但国家政局却能保持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中国的军队不同于西方国家,中国实际上只有党的军队,而没有国家的军队,军队成了谋取一党私利的工具。中共一直讲“支部建在连队上”,毛泽东早就提出所谓“党指挥枪”的理论。党内的政治斗争胜负,首先取决于谁掌握军权。不把军权完全握在手里,实际上就等于把政治前途交给了别人,这让江泽民无论如何心里都不踏实。

不过江泽民有自己的手段。

1﹒加官晋爵收买人心

在军队里,晋升是件大事情,它代表着浴血奋战、保家卫国的光荣业绩。

在毛时代,被封元帅封将军的人都是出生入死、功勋显赫的。被晋升者非常珍惜和自豪。在和平时代,军人们都知道,除非实力、表现特别突出的,要想晋升成将军绝非易事。然而自从江泽民上台以来,拍马屁成了军队里的晋升捷径。张万年、郭伯雄、由喜贵的提升典故,在军队中广为流传。最典型的是47军的少将军长郭伯雄,在掌党政军三权的江泽民午睡时,因亲自给江站岗而站出了一个军委副主席!

自1988年军队恢复军衔制以来,中央军委共授予96位高级军官上将军衔、警衔。除1988年9月14日邓小平在世时授予17位高级军官上将军衔外,江泽民从1993年至2004年光上将军衔警衔就送出79个,至于送出的少将、中将更是如同游戏,数以百计。

1993年6月7日授予6位高级军官上将军衔。1994年6月8日,江泽民一口气册封19名上将。

1996年1月23日,江泽民一时高兴,对旁边人说,今天,我们来封它几位上将,高兴高兴,怎么样?左右趋炎附势,答复当然是再好不过。于是江即时就封了4位。二炮政委隋永举就是在这一天从中将爬上了上将。

1997年10月24日江泽民一天提升了152名将军。高干子弟和有裙带关系的更成了江泽民拉拢的对象,如贺龙的儿子贺鹏飞,“四人帮”垮台后才去参军,不过当了十几年的兵,一升就是海军中将副司令。到1997年江泽民就一手册封了各级将军530名。

1998年3月27日,中央军委举行仪式,晋升10位高级军官警官上将军衔;1999年9月29日晋升2位上将军衔,2000年6月21日,中央军委举行仪式,晋升16位高级军官警官上将军衔。

2002年6月2日晋升7位上将,当军队老干部从电视转播中看到江泽民单用一只手颁发命令状时,气愤地说:“江泽民连起码的规矩都不懂,也太不严肃了。”

2004年6月20日,在江泽民快下台时,又授予15位军官上将军衔警衔,其中包括他的亲信由喜贵。

那些被册封的人并没有把这看成荣誉,他们心里明白,这样的加官晋爵绝不是论功行赏,而纯粹是收买人心。所以他们在册封仪式上非常不严肃,根本没当回事。

过去的老将都是凭本事提升的,有很高的威望,下达军令,无人不从。现在五花八门用什么路子上去的都有,他们互相之间不服气、打小报告,有任务时互设障碍、不予配合,妒忌、拆台。这样的人品能带出什么样的军队来呢?这样的军队有多现代化的武器都不会打赢仗的。

2﹒纵容走私贪污

军队经商,始于八十年代中期,当初的目的是为了补贴军用,中共高层对此一直乐观其成,称赞为“以军养军”。一些军队元老如杨尚昆、王震等还经常为军队企业题词,以示鼓励。江泽民当上军委主席后,为了控制军权,就充分利用这个空子和手中职权,向军人大许甜头,放纵军队大肆经商,纵容军队腐败,以收买人心。江泽民想的是这些人在中饱私囊、贪得无厌时依赖自己,对自己感恩戴德,但问题却由此而一发不可收,军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腐败,东南沿海军队走私比海盗还猖狂,北方军队走私比响马还厉害。

朱镕基在一次“反走私”会上讲:光1998年上半年军队开枪、开炮打死海关缉私人员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员450人,打伤2200多人。他们还动用军方气象台来服务,冒用总理签字,随便盖上军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领20亿,事情到江泽民那里就被压下了,军队的这些行为真使海盗、响马、地方贪官皆望尘莫及。

1998年7月26日,北海舰队四艘炮舰、两艘猎潜艇、一艘四千吨运输舰,对四艘来自北欧的装满七万吨成品油的走私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无巧不成书。行经一百零四年前甲午海战邓世昌为国捐躯的海域时,撞着了公安部和全国海关总署调来的十二艘缉私炮艇。缉私艇向海军喊话,要求海军配合其执行公务,也就是搜查。海军回答,除非有中央军委、海军司令部的命令,否则你们不可造次!

双方对峙了约15分钟。在这15分钟里,为走私油轮护航的海军紧急向岸上领导请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军队高层请示。命令很简单,也很干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给我打,打他个稀巴烂!”

于是,海军一艘炮舰迅速对准海关和公安的指挥艇,发射了数发机关炮。几乎同时,海军的运输舰和其它三艘炮舰,开足马力,撞向缉私艇。整个战斗,历时五十九分钟。此次黄海炮战,造成八十七人伤亡。就那么巧,公安和海关缉私人员阵亡的十三个冤魂当中,有一位姓邓的,正是邓世昌的嫡玄孙。事过之后,不了了之,没有人受到任何处罚。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开会,朱镕基证实统战部走私汽车一万辆,与政协党组合伙分赃23.2亿元人民币。军队走私,是走私队伍中的大户。1998年9月全国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镕基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是大户,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600亿,全未补贴军用,八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军中走私物品无所不有,甚至包括毒品。据BBC2001年3月28日消息,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戈莱日表示,在中国东部五个省内有些非法毒品制造厂由身兼二职的中国军队人员经营,他们每年向菲律宾提供价值约12亿美元的“冰毒”。戈莱日希望中国能够制止毒品运送到菲律宾。他说,若中国毒品走私减少50%,菲律宾的毒品问题就可以解决一半。后来菲律宾政府不得不多次派代表去北京协商这个问题,抗议江泽民领导下的军队依然在走私毒品。

军队走私,只是军官们发财的一条捷径;而另一条捷径,就是借军队经商,乘机大捞特捞。

南京军区下面有一个火箭炮营,该营有一名上尉成立了一家“宜兴中国人民长城公司”,以优厚的分赃条件,从银行贷得巨款,一个小小的上尉就贪污了三个亿!军委办公室主任董良驹一人九幢豪华别墅分别建于全国名胜之地,一人十五辆豪华轿车;广州军区司令员以经济实体资金买六幢花园别墅,四辆豪华轿车;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从意大利进口私人住宅装饰值12万美元;二炮副司令,安排家属到欧美逛商场,购物花销了25万美元;广州军区七名军级干部,搬个家,花巨资装修,仅卫生间设备就花了120万美元,全从意大利进口,平均每户卫生设备18万美元。

1998年11月西山军委、军纪委生活会,迟浩田讲:“1994年以来,军队所办经济实体的资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级干部挪走私分,每年军费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级干部吃喝、出国旅游、修建豪华住宅、购买豪华轿车上。”

1998年军费加超支共1311亿,50%是655.5亿,加上从军中经济体挪走的共计贪污公款1863.5亿,也就是说军中干部1998年挥霍相当于当年军费预算940亿的两倍!至1999年3月底经军事检察机关已立案的贪污、挪用、携公款外逃等大案2170多宗,那年已有二十四名少将级或以上军官挟巨款叛逃海外。

在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领导下,各级将官们加官和发财两手都抓,两手都硬。

朱镕基看到军队经商严重打乱正常的经济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军队应当禁止经商的问题,但是没有得到支持。1998年,问题越来越严重。朱镕基感到问题不能再拖,于是再次向江泽民提出这个问题,强烈要求禁止军队经商。

终于,在98年7月,江泽民在“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上宣布,军队、武警、政法和公安系统不准再经商,并在12月底完成“脱钩”,向地方政府交接业务。

江泽民从原来的纵容军队经商,到后来的禁止经商,看起来好像是相反的动作,但是,江背后的动机却是一脉相承的。库恩在《江泽民传》里把禁止军队经商一事当成江泽民的功劳大吹特吹,这纯粹是颠倒黑白。

江泽民当初纵容军队经商,是因为他在军队中培植亲信、滥授军衔需要一个腐败的环境,需要一个不把注意力放在正规化和强化战斗力上面的军队──军队腐败的一团糟现象对没有军人经历的军委主席江泽民在军队搞帮派是最有利的。

但江泽民害怕军队经商会给军人带来更大独立性,不利于江的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断了军队的财路,这样军队在经济上不得不依靠江来拨款,听令于江。禁止军队经商是江的一条出路,而且,禁止军队经商还可以成为江泽民在军队显示权威的一个好机会。这些年在军队培植势力使江泽民有了信心。在杨氏兄弟倒台、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大权独揽。在朱镕基的强烈坚持下,江泽民权衡个人的得失后,才走出了禁止军队经商这一步。

但为保险起见,江泽民还是使出了惯用的招法,让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锦涛出面来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后。当时胡既非军委副主席、军委委员,亦非副总理,而是负责党务,这次只好到军队硬着头皮虎口拔牙。胡锦涛是邓小平隔代钦定的第四代接班人,始终令江鲠骨在喉,所以是凡难事江都让胡锦涛出面顶着,名义上是锻炼,实际上是万一出事,对于军队的反弹和各种阻挠,不必直接负责,胡就是替罪羊,正好也顺势把“第四代”的名份拿掉。这种手法以后江多次使用,好在胡天生谨慎,再加上运气,居然从未遇有大闪失,直到接班。

但在大约两万家军队所属企业中,当年底只有不到五千家完成或即将完成向地方交接。由于军队企业属独立经营、独立核算,且享有巨大特权,与地方工商、税务部门无涉,资产、分配、盈利走向基本上是一本糊涂帐,涉及到军方既得利益,自然是刁难、阻拦、阳奉阴违,为清查带来数不清的障碍,过分深入又可能触及“军事机密”,所以则是能糊涂就糊涂,因为认真对谁都没有好处,所以最后脱钩查证一事仍然等于是不了了之。

3﹒分赃不均 互相残杀

从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中共向军队连下三道紧急金牌。

2月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紧急通知:“坚决制止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流血事件发生。”

2月8日自总参、总政、总后、总装备部发出命令:“坚决查办争夺、摊分、转移经济体资金、财产的违法、犯法行为。”

2月2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再发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争夺经济资金、财产活动,依法严惩动用武器、争夺经济体资金财产的肇事者。”

1998年撤销了军队、武警、公安经办的经济实体后,原经济实体的资产就在军中瓜分了。已经钻到钱眼儿里的军队、武警为分钱、分赃,更频繁爆发武斗,用枪、用炮甚至动用装甲车,拚个你死我活。

江泽民利用腐蚀治军,拉拢的军队将领当然不是凭着真本事上来的,枪杆子搁在这些道德败坏的人手里是非常可怕的。下面几个小例子读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广东军区副政委和南海舰队副政委各领部下在酒吧间瓜分财产,珠海警备区做和事佬。席间双方将士一言不和各以酒瓶击头,淌出脑浆者有之,流血者甚众。广东军区后勤部唐处长和海军湛江基地政治部肖主任,二人皆因流血过多,砸出脑浆而丧命。

十三军副军长崔国栋少将于1998年11月28日飞往西昌,向西昌军分区后勤部宋副部长索要2000万元。二人发生争吵,宋副部长手脚麻利,掏枪动作略胜一筹,军长崔国栋与警卫蒋国民应声倒地。此事惊动总参谋长傅全有、总政治部副主任王瑞林和军内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周子玉疾飞西昌。

湖北咸宁的“空六五六基地”雷达站大爆炸,一千多官兵与十多架直升飞机救火,死伤惨重。事故起因是,曾在1996年因向台湾海峡发射中程导弹而立功的云南楚雄导弹基地,其后勤处仓库主任将上级贪污到手的赃款,雁过拔毛,经手三分肥因而被上级苦整,于是趁1998年4月5日星期日营中无人,心怀报复到储藏室放火,大火从早晨烧到下午二时,死伤一百二十多人,损失无数。

在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领导和指挥下,“人民军队”的指战员没有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却倒在了人为财死的烽火中。而这类事件几乎遍及全国各省各地,无法一一细述,这里东南西北中地区,各举一例。

东面:华东军区属下安徽省军区,合肥市警备区和安徽省武警总队,三方合伙经商,办移交前三方财政由省军区掌管,安徽军区首长移交前先吞没四分之三,余四分之一瓜分。不服者动枪,在省军区礼堂三方混战,仅军官就伤亡三十多名。

西北:兰州军区与甘肃省军区合营经商。1999年1月15日,眼看办经济实体移交,兰州军区首长派军队去省军区抢走三十多辆崭新轿车。几乎同时,省军区也出动兵车、载重汽车多辆到兰州军区“零七五”仓库抢钢材,双方窄路相逢,未打招呼先开火,伤亡72人,打死军官12人。

西南:遵义驻军与贵州省军区为争夺260万元在驻军大楼展开枪战,伤亡90余人,打死官兵52人。

东北:辽宁锦西驻军与二炮部队合营经商。移交前,锦西驻军先吞50万,二炮全员出动,将驻军大楼包围70多个小时。幸而导弹不能近战,吓得沈阳军区司令员,二炮司令员乘直升飞机如丧考妣,奔赴现场。

1997年9月7日晚11时,沈阳警备区、三十九军一一六师、辽宁省武警三家为瓜分1.2亿元利润,开枪混战出动军队350人、37辆军车、两辆装甲车。一一六师出动250名官兵,机械化团蒋副团长第一枪便丧命。武警武器不如人,死伤40多人。

西面:1997年11月22日中午,山西省大同市郊西坪的二十八军,军部被炸,东一楼被炸毁,死亡军人63名,包括军党委办公室主任巩大校。

中部:亚洲最大、世界第二的中国空军飞机储存中心,位于河南省南阳的社旗,1990年8月动工,1994年12月竣工,耗资80亿。该中心有二层式飞机洞库20个,可储350架飞机,地面停机坪可停160架战斗机、强击机和轰炸机。1996年8月3日晚11时,该中心西南七号值班室,两军人为参与外面另一军事单位经商所得赃款分配不均而争吵,进而动火器引发爆炸,继而引发火灾,又进一步引发更大爆炸、火灾,形成连环套:炸了烧,烧了炸,没完没了地烧炸8小时,直到次日8月4日晨7时20分。空军司令于振武、总参谋长傅全有及时赶到现场,81架飞机炸毁,90名军人伤亡,直接军事损失11亿。中国只有5000架飞机,这一下损失1/60!

官方报导说,军队在军事训练、技术考核上实战演习鉴定中,优秀率一直下降,没有达到军委的要求准则;军中违纪违法事件则持续高居不下,恶性事件(开小差、开枪等)不断。

更让人不安的是,各大军区、集团军虽然军费支出不断增加,但没有积极开展加强军事训练、技术考核的运动,而是在轰轰烈烈地大搞“军官、干部减肥运动”,还分“连营”、“团师”、“军”三级,减5公斤以上者奖1000至2000元;减7.5公斤以上者,奖2000至5000元;减10公斤或以上者,奖5000至10000元。江泽民这样治军,军队如何能有战斗力呢?

4﹒声色犬马 纵欲奢靡

《解放军报》2004年9月24日曾发表综述文章“江泽民同志领导国防和军队建设十五年述评”,总结所谓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必须高度重视军队的思想政治建设,必须把它摆在全军各项建设的首位。”也就是“坚定地在思想上政治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党中央又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所以江泽民的所谓“建军思想”,说穿了,就是绝对地服从他的指挥。

军队建设只要在思想政治上靠得住,其他方面都好说。

在江泽民的领导下,军队前所未有、前所未闻的大搞黄色产业,总参、总后、总政色情泛滥,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竟无人反对。可见,社会的腐败糜烂症同样染给了“钢铁长城”。仅1995年总参三部属下就有15间娱乐场,编制外招聘476名“六陪”女郎。

军方有很多档次不同的俱乐部、招待所、疗养院、度假村,都与时俱进、争先恐后地给高官提供声色犬马、寻欢作乐的场所。

2001年11月1日,国务院、中央军委,突然发出《关于立即查封、停办军警俱乐部》的通告,并成立了领导小组督办。朱镕基任组长,迟浩田、罗干、傅全有、周子玉、于永波等任副组长。

11月2日,国防部、总参也发出了《关于严格执行中央通告,整顿俱乐部、招待所、度假村等场所》的通知。这次被中央下令查封、停办、整顿的俱乐部、招待所、度假村等,大多是90年代初江泽民当军委主席后兴建的,到了97年达到了高峰。这些灯红酒绿、寻欢作乐的场所,分三个档次:特级、高级、次高级。特级的,全国约有8所;高级的,全国约有30多所。特级的俱乐部、招待所、度假村等,全年每天24小时提供服务;高级、次高级的,一年365日,天天“客满”。持不同证件进入这类俱乐部、招待所、度假村寻欢作乐,享受招待的等级、待遇是不同的:持永久证,即某俱乐部荣誉会员证者,吃喝玩乐只要签字,不用支付分文。

特级的、高级的场所,还配备医务所,并有高资历的军医服务,还有急救医疗设备和救护车。特级俱乐部还配备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机。内部设施都十分讲究、豪华。“服务员”“协理员”“护理员”等工作人员,全部是未婚女青年,都经过“政审”从军警文工团、军警卫生学校、中小城市党政机关中挑选出来,再经过文化、文艺、礼仪、社交等培训过的。

导致中央此次采取查封、停办军警俱乐部的原因,是为了应付六中全会决议要改善党风,才不得不做出的样子。其次是,党内、军方内部对这些供高官特权享受的灯红酒绿场所,一直反应强烈,要求禁止党政军高层到这类场所寻欢作乐。这类场所尽管控制严密,但是其内部的活动还是外传了,而且上行下效。不少地方的军队、基地也都搞起俱乐部来,供当官的在假期、节日也能过过声色犬马的生活。这种糜烂的风气已经严重影响了军队的士气。各俱乐部、招待所、度假村等更发生了女青年被奸污后自杀的事件。

军方的洪学智、萧克、廖汉生、杨成武、杨白冰等老将军,为此都曾表示强烈不满,说江泽民在“自毁长城”。可是这些老家伙此时都已被江泽民用硬刀子、软刀子整下去了,在军中早已没有实权了。

5﹒下软刀子消除“噪音”

一些很有威望、握有实际兵权的老军头,对江泽民的腐败治军非常不满,致使他们的部下对江泽民也不屑一顾,这些人都是江泽民的心头之恨。但是江又惧怕他们联合起来对付自己,所以硬的不敢来,就下软刀子。

江泽民的做法是给老将们先升级再退休,尽释兵权:见官升一级,升完办退休(少将升中将,中将升上将),再换上自己人。江泽民为了巩固在军中的地位,一拨接着一拨地提拔对他表忠心的将军们,在军中大换血。

2001年7月,江泽民下令中共中央、国务院将特拨经济津贴分为三个档次(50万、30万、20万),发放给党政军已故元老遗孀(共有322名)。

8月中旬,于若木(陈云遗孀)、刘英(张闻天遗孀)、林月琴(罗荣桓遗孀)、李昭(胡耀邦遗孀)、王光美等五十多名元老遗孀,将她们所收到的特拨经济津贴,如数上缴给了中央直属机关党委,要求以“无名氏”的名义,转交给当年高考录取,因家庭经济困难交不起学费的西北地区贫困新生。剩下那270名元老遗孀收下“特拨经济津贴”,从此江泽民耳边清静了许多。

2002年春节前夕,曾庆红任部长的中央组织部筹措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总金额在1700万到2500万元人民币之间,资金来源不能公开。这笔钱以江泽民关心老干部的名义,有选择、有重点的照顾了“部分”能影响未来十六大选票的老同志。此次照顾面不宽,给谁、不给谁、给多少,都由江泽民和曾庆红事先圈定。

据高层的秘书们透露,这次得钱的都是身居要职或影响面大的,平时对江泽民和曾庆红老有微词、总有妨碍的有影响力的实权派们。

6﹒害死杨尚昆

自杨尚昆被整下台后,江泽民很心虚,曾庆红谈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这老东西留着终归是个麻烦,但邓小平活着时不宜动手。

97年2月邓小平去世后,92岁的杨尚昆身体并无大碍。他对江泽民在军队中乱提拔将军、收买人心、打击异己一直不满,时常在老干部聚会上数落江泽民。98年下半年的一天,在一次许多军队老干部聚会上,杨尚昆又指责江泽民,并且说,现在这个军委主席要再干下去,军队就彻底毁了。曾庆红到处布置耳目,此话自然传给了江泽民。

江泽民知道杨尚昆、杨白冰兄弟虽在中共十四大被夺去军权,但是在军队中的影响力依然难以估计。江也知道自己进谗言把赵紫阳和杨尚昆踢下去、自己独揽党政军大权的做法招致很多人的不满和怨恨。如果这时,前军委第一副主席和前国家主席杨尚昆真做个召集人讨伐他,那江还真招架不了。虽然常有个薄一波给出出主意,但他毕竟不是军人出身,没有军权,再则薄对胡耀邦落井下石的事,至今还让不少人痛恨。

江泽民经过一番周密计划,决定寻机除掉杨尚昆,以防后患。江泽民部署得很周密,但人算不如天算,这出阴谋后来还是露出了马脚。2003年8月3日,新华社突然发出了一个奇怪的“新闻”,说的是1996年隆冬时节,在中南海勤政殿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江泽民主持召开了一次特殊的小型会议。会议的主题是研究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南楼病房温湿度的改造。江说,解放军总医院温湿度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大问题,因为这里住着许多戎马一生的开国元勋,一定要“关心好”“照顾好”他们。

为什么江泽民把解放军总医院视为“大问题”呢?因为江泽民和曾庆红发现了医院在打击异己中的妙用。中共的元老们大多都看不惯无德无能的“戏子”江泽民,又自恃功高,不把江泽民放在眼里,在中共高层许多内部会议上批评、指责甚至围攻江泽民,但是江拿他们毫无办法。不过江泽民和曾庆红看到了一点,就是人老了,总会有病,于是想到了医院。一方面可以利用医院照顾讨好住院的元老,另一方面又把这些人的生死操控在自己的手中,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

果然,江泽民特别“关心”的解放军总医院就被派上了用场。

1998秋,杨尚昆得了感冒,住进了完全被江泽民和曾庆红控制的解放军总医院。杨尚昆住院不长时间,98年9月14日凌晨1时17分,在医院突然去世。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杨尚昆去世不久,民间盛传,杨是被害死的。后来杨的家人要求中央调查杨尚昆的死因。

※※※

《孙子兵法》说,无能而又逞能、贪权、贪财、胆小、言而无信、残暴、自私之中,三军统帅出现其中任何一个问题即可导致失败。仔细想想,军委主席江泽民哪条没有沾上?难怪江泽民治下的军队腐败、溃烂不堪。这样的军队,又如何能保家卫国、抗击外侮?这真是中华民族的大不幸。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http://www.dajiyuan.com)

6/9/2005 12:24:13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5/6/9/n94958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