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 > 副刊 > 长篇连载


第十五章:假反腐收拾异己 放狠话阿扁上台(2000上半年)

【大纪元6月14日讯】江泽民的最大“贡献”是在共产党统治中第一次实现了“贪官治国”。

对于江泽民来说,“贪官治国”并不是坏事。一个人要让别人对他效忠总要有些理由,有的人是靠他的智慧和威望,有的人是靠国民公认的选举,而江泽民既无智慧,也未经选举,如果全部都任用清官,则会凸现他的无能和贪腐,朱镕基的“清官形象”和“功高震主”已经证明清官路线在江泽民这里是行不通的。而贪官最大的好处是民愤很大,从声望上来说,不可能对江泽民带来威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贪官治国”下的贪官们高举的“反贪”大旗比谁都高。在政治斗争中因腐败落马的高官们,个个都是在大大小小的会议上高唱“反腐倡廉”。“中国第一贪”家族的江泽民,“反腐”的口号更是成了他欺骗民心、打击政敌的工具。通观库恩给江泽民写的传记,里面充斥着江泽民在各个场合大喊“反腐”的讲话。所以,看一个人的好坏,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在江的治下,效忠他的“贪官”平步青云,而二心异己分子则在反腐败名义下被狠手整治,还有一些对江无用的小卒更成为杀鸡儆猴的倒霉鬼。

2000年,江在全国人民的面前,借远华案大耍两面手法,赤裸裸地上演一场收拾异己、死保心腹的经典闹剧。

1.“惊天”远华走私大案

“远华案”由来已久。案件的主角是厦门远华集团董事长赖昌星。赖于1994年成立远华集团,后来从事走私活动。据官方消息透露,从96年到案发,远华集团从事走私犯罪活动达五年之久,走私货物总值人民币530亿元,偷逃税额人民币300亿元,合计造成国家损失830亿元。当时被称为中共自1949年建国以来的“第一大走私案”。

尽管厦门远华公司走私案在港澳炒翻了天,中国媒体仅仅在1999年11月《北京晚报》的一个角落首次披露,然后媒体一片沉默。2000年海外媒体如《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等开始大篇幅报导,使远华案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据媒体报导,“远华案”案发的起因,是1999年3月,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接到一封匿名信,揭发厦门市的远华集团公司大规模走私详情,其中含有相当详细的人证物证,因此而扯出这起金额达天文数字的走私大案。

对这起案件,朱镕基表示:“不管清查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绝对不讲情面”。江泽民也假惺惺地表示:不论是谁,都决不手软。但不久,专案组就发现案件跟江泽民身边的人如贾廷安、贾庆林有密切关联,江泽民的立场立即发生改变。

2000年初,香港《经济日报》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说,中共中央派出的“四二○专案调查组”,必须在3月初两会召开之前全部结案,以使当局能在两会期间,将这一案件作为“跨世纪反腐败大案”的反贪污“重大成果”,公诸于众。这显示江泽民最真实的算计,不过是希望能够利用这个案件来为自己贴金,同时希望尽早结束调查,免得查到自己的家门口上来。

未结案先灭口

到了2000年,纪检、监察、海关、公安、检察、法院、金融、税务等部门协同办案,厦门特大走私案及相关的职务犯罪的案情被基本查清。在这期间,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员被审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责任。

2001年,各级人民法院已对厦门特大走私案涉及的167起案件做出判决,涉及被告人269人。但在2001年7月还没有结案时,就已有几人被判处死刑,并已执行,其中包括中国工商银行厦门市分行原行长叶季谌、厦门海关东渡办事处船管科原科长吴宇波,还有王金挺、接培功、黄山鹰、庄铭田、李宝民和李士专等人。

这么一个世纪大案,在没有完全查明的情况下就枪毙十几个从犯,事实上等于把证据消灭了,让“远华案”成为结不了的悬案。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案件牵扯到了江泽民自己身边的人,所以江泽民迫不及待地要杀人灭口。而这种阴险的杀人灭口,却被江泽民拿来当作自己的决心和成绩在媒体上大吹特吹。

江泽民说谢谢赖昌星
  
在远华案中,江泽民的心腹、江办主任贾廷安就曾向赖通风报信。赖昌星透露,他和江泽民五个秘书中的三个都很熟,包括大秘书贾廷安。

很多人对于贾廷安这个名字很陌生。贾廷安是江泽民当总书记时的办公厅主任。从江泽民在电子工业部时,他就担任江的秘书。1985年1月,贾廷安跟随江泽民从北京回到上海。1989年6月,又随江泽民回到北京。贾是江泽民最重要的秘书、幕僚,内部称其为“大秘书。”
  
2004年,江泽民把江办主任贾廷安调升军委办主任,还硬以“特殊情况”和“有利于工作”为由,提出将贾廷安从上校直接擢升为中将。军委委员们说贾的行政级别也就是司局级、军衔是上校,这样做底下会造反。江泽民不死心,再次提出,在中央军委讨论时,二度被搁置,可见贾廷安是江的心腹。
  
赖昌星介绍,“他(江泽民)的家在中南海里,是一个大房子,很大。他住一边,警卫和秘书什么的住另一边。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时间,他家里在装修,就在钓鱼台住了一段时间。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钓鱼台住。”

赖昌星对《远华案黑幕》的作者盛雪说,虽然他和江泽民本人没有直接接触,但他曾有意给中央军委捐款。江的秘书便报告给了江泽民。赖昌星披露,“江泽民说:不用了。他(江泽民)叫我留着钱好好做生意,还说谢谢我。他本来也知道我是他秘书的好朋友。”

有一次江泽民出国访问回来,贾廷安去接机。贾廷安向江泽民汇报说,接到一份报告,说是广东一宗汽车走私案跟李纪周有关(公安部原副部长)。然后,贾廷安就叫江泽民的另外一个秘书先问问赖昌星,问这个事和赖昌星有没有关系。

赖昌星还提到,这个秘书是江泽民家里的管家,家里上上下下都交给他。这个秘书来问赖昌星,赖昌星回答:“那个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没有。”这个秘书说:“知道和你没有关系,他们就好办”。

赖昌星随即在珠海通知了李纪周(当时李纪周随朱镕基到广东反走私),并安排了李纪周的女友、原公安部交通局官员李莎娜躲藏(后已被捕)。

赖昌星和贾廷安关系密切到这种程度,江泽民又还能整谁?不管江喊得怎么高调,其实都只是他拿来整治自己政敌的幌子。

整治姬鹏飞和刘华清

在这个轰动一时的远华大案中,江泽民真正要整治的人实际上是中共资深外交官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和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女儿、儿媳妇。

江泽民鼠肚鸡肠,谁要说一句看不起他的话,他是非要报复的。有两个人一直被江泽民惦记着,一个是姬鹏飞,另一个是刘华清。这两个人在各自的领域里人脉都非常深,也都没拿江泽民当回事。说起来不能怪这两位老人不尊重钦定的“核心”,是因为江确实平庸无能,样样不通。

姬鹏飞曾是中共外事系统实权派,也曾是接管香港的首脑人物。历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港澳办主任、人大副委员长、中顾委常委,权高位重。改革开放前,他的孙子穿戴着从外国带回来的时髦衣服,走到哪里都是风头十足。江泽民是什么东西?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姬胜德提起江泽民来也出口不逊,这都让江泽民脸色铁青。姬胜德是中共元老姬鹏飞的独子,是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和赖昌星私交非常好。而刘华清的女儿是姬胜德的下级,所以江泽民把他们串起来打。

1999年3月中旬,姬胜德在珠海接获通知,让他赶回北京玉泉山参加军委扩大会议。姬胜德赶到会场一看,发现气氛不对劲,无人跟他打招呼。接着就被抓起来了,当时大有判死刑之势。姬胜德出事后,正在北京香山养老的姬鹏飞曾先后四次写信给江泽民等请求宽恕独子姬胜德,免其一死,但遭到拒绝。姬鹏飞绝望之下于2000年2月10日13时52分服安眠药自杀身亡。

关于姬鹏飞的死讯,中共官方喉舌新华社只发了一则简短的消息。江泽民没有出席他的追悼会,中央军委、军方的四总部、国防部也没有送花圈。但姬胜德母亲许寒冰终于通过元老与遗孀路线为儿子争得死缓。

被关在总参监护所的姬胜德参加完父亲葬礼后,感觉前途更加无望,于8月13日用牙刷柄割脉,并吞服70多片利眠宁(安眠药),但自杀未遂。姬鹏飞的妻子许寒冰要求江泽民准予其子姬胜德以高血压症为由保外就医被拒,又提出每周探望三次、送食品不受限制的要求。又遭拒之后,许悲愤难抑,于2001年9月14日晚吞服安眠药自杀,在三O一医院被抢救了过来。对这个为共产党卖命一生的家庭,江泽民真有点斩尽杀绝的意思。

对于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江泽民是早就想动手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好机会。刘华清是“六四”之后邓小平给没摸过枪的江泽民安排的军事“保姆”,乱提拔将军的江泽民当然不肯要人整天给他做什么指导。

邓小平在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后,安排江泽民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军委主席时,担心江泽民与军队毫无渊源,因而特地安排刘华清、张震两员老将出任军委副主席,为江泽民保驾,以稳定军心。

江泽民在翅膀逐渐变硬了之后,开始在军中培植自己的势力,破格提拔了一批中青年将领。不久,江泽民改变了以往不问军事的习惯,更多的直接插手军中的事务。刘华清、张震曾经多次声称,要由懂军事的人领导军队,以此来表达对江泽民插手军队的不满。甚至有人说,刘华清在政治局会议上经常指着江泽民的鼻子教训他,因为他觉得他是邓小平安排下来的,在没打过一天仗的江泽民面前摆摆老资格是理所当然的。他哪里知道江泽民是小人,得罪不起。

1999年,五十年大庆,江泽民传令不许军队退休老军头穿军装,其实就是为了突出自己。阅兵前,江泽民到天安门城楼上会见党政军要员,但见刘华清上将军装帽徽威风凛凛,江觉得他简直是跟自己叫阵,憋着火问道:“不是说不准穿军装吗,你怎么搞的?”刘华清没有买帐,冲口而出:“你一天仗没打过都可以穿军装,我怎么就不能穿!”

江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气得脸色煞白,浑身哆嗦,直到阅兵式要开始被请下城楼坐上阅兵车时才缓过劲儿来。阅兵回去以后,江便对由喜贵说,要狠狠整整刘华清。

中共十五大以后,张震宣布退休,邓小平也已经去世。同时,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布置,江泽民在军中的势力也已经日益强大。这时候,江泽民意识到整刘华清的时机成熟了。刘华清本身没什么把柄,但那时刘的女儿刘超英(总参情报部五局上校副局长)卷入了美国的政治献金丑闻。刘超英的上司正好是姬胜德,而姬胜德的朋友是赖昌星。这终于给了江一个机会。

赖昌星向《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谈到姬胜德时,他说:“不管我在北京、深圳、厦门,还是在香港,只要他到那里,知道我在,就一定会和我见面喽。我们见过的面是数不清了。”打击赖昌星并不是江泽民的真正目的,他要打的是姬胜德和刘华清的女儿。
  
小女儿刘超英和二儿媳郑莉是刘华清最疼的两个人。因为她们被捕的事,刘华清寝食难安,斟酌再三,别无他路,只有老着脸皮亲自打电话给江泽民讲情,但江泽民接电话后没有说一个字,听完之后就放下了电话,嘴角浮起一丝得意与轻蔑。曾庆红曾经对刘华清说:你反对江主席,咱们奈何不了你,但是把你儿媳、老婆、子女抓起来是绰绰有余。

刘华清儿媳妇郑莉(总政治部军官)被捕后,曾从两个女兵日夜看守中乘上洗手间之机,逃了出来。她逃到了河南,给刘华清打了电话,问刘是否知道她被捕的事,刘回答知道,她才死了心,知道此时无人能救她,就黯然回到中调组去自首。

刘的女儿刘超英在北京国际机场贵宾室被抓的时候,也曾傲气的喊道:“我是刘华清女儿,你们为什么乱抓人?”但是,十几个军人根本不回答,硬是一声不吭地把她从机场带走了。当刘超英仍然骄横十足,拒绝交代时,中纪委审查人员上去给了她一记耳光和一顿臭骂,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待遇的刘超英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开始交待问题。

在处理刘的亲属一案中,全过程由江泽民亲自坐阵,直接下令,给办案人员撑腰。刘华清亲属被抓后,据说江泽民的“近臣”曾向他建议:“要善待恩人的后人”,也就是说刘华清辅佐他有功,但江一听就火冒三丈,让他立即闭嘴。

远华案打到贾庆林

远华案中牵涉到的另一个主角就是江泽民的亲信贾庆林。

厦门远华案于1999年遭揭发,是中国自1949年以来被曝光的最大贪污走私案,涉案资金确定为700亿人民币左右,牵涉多达250名以上的地方、省甚至是中央级别的官员。他们被指控在1994年到1999年期间,收受数百万美元的贿赂,使价值数亿美元包括汽车、燃油、原材料、重型机器和奢侈品的货物通过厦门港口走私到中国。而1994至1996年,贾庆林是福建省委书记和福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这是江泽民查远华案不让往上查的原因。

贾庆林生于1940年3月,河北泊头人,因为与江泽民同具第一机械部工作经历,幸运地受到“老上级”江泽民的欣赏,因此随着江泽民后来当上中共总书记,政治前途一路水涨船高。

在江泽民打垮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后,1996年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的贾庆林,被江泽民提拔到北京当市长,之后再出任北京市委书记和政治局委员,由此可见江对他的器重。

贾庆林于1962年毕业于河北工学院电力系,在一机部办公厅政策研究室任职。1978年出任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总公司总经理,1985年调到福建工作,93年初升任福建省长,年底升福建省委书记。

远华案案发后,专案组在赖昌星公司里搜出贾庆林到远华公司和他的合影。赖说,专案组要抓他回去,真要回去一说出贾庆林来,贾就完了。 所以贾庆林上调时,福建就有“福建贪官,北京做官”的顺口溜出现。

2003年,中纪委四位副书记向中央委员会提出对贾庆林资格政审、组织程序进行覆核,各民主党派和政协人士纷纷提出反对贾庆林任政协主席的同时,国务院审计署又爆出了贾庆林在福建主政期间的特大经济丑闻。

行将届满的国务院审计署,于2003年1月下旬,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会提交了本届审计国债专项建设资金报告、该报告披露:1993年,由福建省委决定,投资二十亿元,建设福州长乐国际机场,至1997年初,已超支十二亿元。而1993年至1997年,贾庆林在福建省长、省委书记任期内,还挪用和侵吞建造长乐机场建设费用。经查证,其中十二亿八千万元,是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挪用侵吞了,大多消耗在给高干搞福利或下落无据、不明。福州长乐国际机场建成后,从1998年初运营至2002年,五年间累计亏损达十五亿五千万元。其原因是:建设规模过度超前,目前旅客量和货运量,只达到设计规模的百分之三十,机场建造实际成本是国内同等机场的一点二五倍。传说该审计报告还披露:在兴建过程中,贾庆林、贺国强先后十一次签发挪用国土专项资金来垫付超支经费达十二亿元。

审计署还查证:借建机场挪用、侵吞的资金,部份是兴建和购买了五百七十多幢豪华别墅,分布在福州,厦门,珠海、大连、青岛、无锡、杭州、北京等地,被二百三十多名高官匿名侵吞。

2000年12月,国务院审计署在审计国债专项建设资金时,已在审计报告中重点提出:在兴建机场、建设高速公路、三峡工程、农业综合开发这四大建设中,严重挤占挪用建设资金、严重超支、投资资金下落不明等情况严重,并点了“贾贺工程”(“假祸工程”)存在着挪用及资金去向不明等问题。

当时,这一报告送江泽民审阅时,江泽民仅作了简单的批示:类似长乐机场情况,比较普遍,问题出在管理上。之后便退回给国务院了。

贾庆林当福建省委书记时,他的太太林幼芳在中国外贸集团福建省总公司任党委书记。林与远华撇不清关系,有严重贪腐行为。为此,2000年江泽民让贾庆林与她离婚,用来表明贾跟林幼芳“划清界线”。

不过,林幼芳曾在2000年1月公开否认了有关她的丈夫已经同她离婚的报导。她说:“我结婚四十年,我们的关系很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当时,她还澄清指出,她“从来没有听说过那家在香港注册的华远公司”。当然林幼芳是在装傻,涉及走私的集团是福建厦门的“远华集团”而非 “香港注册的华远公司”。福建人都说,林幼芳负责福建的外贸,不认识福建的第一大进出口大富户,只有傻瓜才相信。她的辩白是越描越黑。

到底贾庆林是否与林幼芳办理了离婚手续到现在还是个谜。2005年4月28日贾庆林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身份宴请连战一行。在官方照片可以看到,连战身边站着夫人方瑀,但东道主的贾庆林身边却不见其夫人林幼芳。

1999年9月18日,江泽民刻意“考察北京城市建设工作”,和当时面临弹劾声浪的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同时出席公开活动。外界普遍认为,这是江泽民挺贾的一个政治动作。

临近十届人大、政协“两会”召开,被江泽民内定为十届政协主席的贾庆林,迫于压力正式以书面形式,以健康为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请辞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的职务,与妻子返回家乡“休养”,但被江泽民严词拒绝。江泽民说:你要下台了,我就完了。可见江泽民有不可告人的经济犯罪没有披露出来。江利用贾,贾保护江,他们之间的利害关系可见一斑。

据媒体报导,中共北京市委在国宾馆设宴,庆贺市委书记贾庆林晋升暨欢送。贾庆林在宴会上默不作声,一杯接一杯地喝五粮液,还自言自语地说:“不是我贾庆林要高升……”直到醉倒。在2002年11月的十六大会议上,贾庆林坐在主席台上愁眉苦脸的图片泄露了他的内心世界,做江家帮身不由己。

尽管江泽民把贾庆林塞进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但远华案始终是贾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贾和远华案的关系,也成为中共腐败政治的最大经典,成了江泽民反腐空话的最大讽刺。江泽民想用远华案打击异己,最后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2.成克杰之死

2000年,正在厦门远华走私案调查紧锣密鼓地展开的时候,广西自治区主席成克杰被处死了。

成克杰是少数民族(壮族)出身,早年曾任广西柳州地区铁路局技术员、工程师、总工程师、副局长、局长。他从基层做起,逐级而上,1986年出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1990年升任广西自治区主席,1992年成克杰跻身十四大中共中央委员,1998年又“更上一层楼”,在九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出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为副总理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但成克杰在担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期间,伙同情妇先后收受贿赂达4109万多元人民币。2000年7月31日,成克杰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收受巨额贿赂”罪名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成克杰立即申请上诉,于8月22日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上报的对成克杰执行死刑的裁决。9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刑队对成克杰执行了死刑。

一位副总理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一个半月就干脆利索的给“喀喳”了,成克杰因此成为中共建政以来因受贿犯罪而被处以极刑的职务最高、处死最快的领导干部。

9月21日官方报纸的一篇社论中说,成克杰被处决,是当局针对高干不管职位多高都不能逍遥法外的警号。社论还说:“对成克杰的判决,以及政府矢言彻查这起厦门走私案,证明政府在肃贪方面,言出必行。”可是成克杰贪的那点钱还不够江泽民那“中国第一贪”的儿子江绵恒贪污的零头多。

事实上,不是因为官方查到了成克杰有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后才被捕的,而是被捕之后才搜罗证据,而搜证的手段又是非常卑鄙的。有家室的成克杰非常倾心一位有夫之妇李平。1993年底,成克杰和李平决定双双和自己的原配离婚之后再结婚,于是他贪污了400万准备和她到外国去安度晚年。办案人员当然并不知情,为了达到让李平吐露真言的目的,办案人员把成克杰和别的女人胡混的照片给她看,女人的妒忌心使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认为自己从头到尾都被成克杰欺骗了,就把他俩的计划全部吐露出来。成克杰迅速被判处了死刑。原来办案人员给李平看的是不实的照片,那上面的成克杰不过是用换头术搞上去的。最后李平知道受骗了,哭叫着说:是她害死了成克杰!是她害死了成克杰!

揪贪官也不是这么个揪法儿。这样流氓的办案作风,必然有其肮脏的目的在背后。

据消息人士透露,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被处死的真实原因是得罪了江泽民。原因是成克杰曾表现出对人大代表、歌星宋祖英有点“关心”过度,引起江泽民醋海生波,导致小命不保。可叹的是成克杰至死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是谁非要他的命不可。

成克杰为什么在远华大案要开审的时候被迅速处死,一直是外界难解的谜。即使中共内部,包括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内部仍有不少人对“成克杰之死”继续表示极大的兴趣。

3.台湾大选

一进入2000年,世界各地的华文媒体就聚焦在3月份将举行的台湾总统大选上。这次大选政党竞争激烈,3个主要的总统候选人分别是民进党主席陈水扁、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以及国民党主席连战。陈、宋民意测验指数相当接近,连稍低。

江泽民对于台湾这次备受全球瞩目的选举有点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一直以来江泽民都指示中宣部把民进党描绘成激进的“台独”派,不断对之施以舆论打击,期望以此左右台湾民意。但是看起来台湾民众并不买账,陈水扁获得的民众支持率居高不下。如果陈水扁真的当选,江泽民不知自己该怎样反应。要打仗的话,江泽民自己是一摸枪杆子就发毛的人。而且江更担心那些老军头乘机坐大,一旦战争打响,弄不好自己的军权都被架空。因此,对江泽民来说,仗肯定是不能打的。可是如果不打仗,长期以来国内舆论的导向早已煽动起了中国民众越来越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面对军方和民意的双重压力,江泽民又不敢显得太软弱,怕处理不好自己的权位都可能要受到影响。一想到这个进退两难的可能局面,江就觉得脑袋发凉。

但是作为最高当权者,江泽民必须对台湾大选这一重大事件做政治表态。所以江最后玩的又是做秀的本事。

3月4日,江泽民在北京向参加第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代表发表讲话,故作义正词严地说,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就只能被迫采取一切可能断然措施。江呼吁代表在台湾和中美关系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不过明眼人能够看出,这是一个玩文字的游戏。这个讲话实际上已经为自己留了后路。“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岸统一问题”,到底谁是当局,已经没有明确的指向,因为不管谁当选,都将成为“当局”,因此江的讲话实际上等于没有态度,其中并没有中国媒体炒作的“坚决反对台独”的含义。“无限期”也是一个没法解读的字眼,如何才算做“无限期”,几年,几十年?总而言之,如果台湾在江泽民任内所剩的这几年不谈统一,都绝不可能算做“无限期”拒绝和谈。这个台阶搭得真是够宽的。

不过,就在2月1日,美国众议院通过“台湾安全加强法”,对台海可能发生的战争表示强烈关注,所以江泽民想再硬起腰板都硬不起来。1996年台海演习江泽民栽的大跟头记忆犹新。对江泽民的铁锈腰板来说,洋人无疑是强大的硫酸。只要碰到外国人,江泽民的骨头就一定会松软下来。

但江会做出姿态。正在这时,中央电视台播放了系列片《中国军队》,带着强烈的恐吓意图。部队也不断往台湾对面集结,显出如果陈水扁当选,台海难免一战。民间到处充满硝烟弥漫的紧张气氛。但当北京有几所大学的学生计划上街游行,发泄不满时,却没有被批准。一些零星游行也被当局驱散。江泽民怕的是一旦开放民意自由表达的渠道,民间长期压抑的各种不满,都会发作出来,那么中共的统治也就岌岌可危了,自己这个总书记位置自然也就泡汤了。

每当遇到难题,江泽民就会想到朱镕基。他是江泽民深为妒忌,又常常无可奈何的人。但江瞧不起朱的没有心机,也知道该什么时候利用朱,把他当枪使。只有想到这点的时候,江对朱强烈的忌恨才会稍稍缓解,取而代之的是暗自窃喜。

朱镕基掌管经济,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家当到底有多少,所以他心里压根儿就不希望台海发生战争。虽然朱长个铁面,但对台政策实际是个温和派。

但在3月15日,离台湾总统选举还有不到三天的时候,朱镕基被江泽民推到了前台。在星期三的记者会上,故作愤怒的朱镕基用拳头捶击着桌面,以非常强硬的口气警告说,搞台湾独立的人没有好下场,中国政府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台湾独立,这是中国的底线。朱镕基说,现在台湾人民面临紧急的历史时刻,何去何从,切莫一时冲动,以免后悔莫及。一位西方记者当即向他提问:大陆有可能在什么时候对台湾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朱镕基只能闪烁其辞地回答:几天后你们等着看吧!

朱镕基发表谈话后,台湾总统候选人反应各不相同。两个领先的候选人对朱的谈话却都持反对态度。

民进党候选人陈水扁星期三晚上在屏东举行的造势晚会上表示,只有台湾人民有权利选择自己国家的领导人,中共并没有这个权利。陈水扁问到:是台湾人民在选自己的总统,还是中共领导人在替我们指名?我们是在选台湾未来的新领导人,还是在选特首?

独立候选人宋楚瑜同一天在台北市中正纪念堂广场向支持群众表示,台湾所有的民众绝对不接受武力恐吓。

另外一位独立候选人许信良指出,朱镕基星期三的谈话某些部份台湾必需正视,但某些部份也势必激起台湾民众的反感。许信良一方面劝台湾人民不要用直接的情绪回应,另一方面,他表示要告诉朱镕基,走向一个中国原则的困难之一,就是中国经常动不动就用这种武力恫吓的语言来对台湾喊话。

令江泽民没有想到的是,朱的谈话在台湾民间引起了更强烈的反弹,很多台湾年轻人对此威胁性谈话感到愤怒,结果反而朝江泽民更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统”、“独”之争实际上是意识形态之争,而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陈水扁就职演说中,讲了段意味深长的话,“历史证明,战争只会引来更多的仇恨与敌意,丝毫无助于彼此关系的发展。中国人强调王霸之分,相信行仁政必能使‘近者悦、远者来’、‘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道理。这些中国人的智慧,即使到了下一个世纪,仍然是放诸四海皆准的至理名言。”这恰恰反衬出借“六四”投机爬上来的江泽民笃信强权,只相信强制与恐吓,丝毫不尊重中国古人的智慧。

18日,台湾选民选出反对党民进党领导人陈水扁为下一届总统,结束了国民党在台湾超过半个世纪的统治。陈水扁以39%的得票率当选,居第二的宋楚瑜得票率为37%,国民党候选人连战得票率仅有23%。这次出席投票选民占所有符合条件的选民的82.7%。毫无疑问,不久前中共当局对台湾选民的威胁和对民进党的攻击,促进了陈水扁的当选。

选举完毕,中南海一夜灯火未熄。江泽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国民党会败得如此之惨,如此轻易被民进党拿走了政权。这让江气急败坏,大骂下面的人饭桶。后来很多人把责任归咎到朱镕基身上。朱在台湾人中的形象也受到打击,成了凶神恶煞的代表,对他没有半点好感。朱成了江一手导演的戏中受伤最重的人。

这次选举结果不但对江泽民震动很大,实际也震惊了整个中共高层。

2000年3月19日晚上,中共官方电视新闻的播音员用沉闷的语调宣读了中共中央台湾事务办公室的一份声明:希望刚刚执政的民进党当局不要走得太远。中共的无奈显出北京当局束手无策,对台湾民意了解与判断严重错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在星期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采取观望的态度。

江泽民的态度,和选举前夕的宣传调门相比,一下子温和多了。他若无其事的态度,好像选前他根本没有发表过强硬谈话,也忘掉了他让朱当黑脸的事情。反衬之下,倒像是朱镕基自己没事找事搞了一场闹剧。朱镕基对自己当初被江利用发表谈话后悔不已。

几年后,吕加平上书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披露江泽民利用台湾问题搞两头敲,以打台湾的担保,取得军队将领和官兵的信任继续执掌军权,而同时又向美国总统许诺:只要你们支持我连任中央军委主席,我就不会让解放军打台湾。

江泽民始终喊要打台湾,并几次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样子,其实都是故作姿态。江泽民实际上是把台湾当成了手里的一张王牌,每到自己的权力发生危机时就拿出来晃悠晃悠,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样子,让军队过过干瘾,然后再收回去,留着下次危机时再用。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http://www.dajiyuan.com)

6/14/2005 2:54:07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5/6/14/n95495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