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早有先例

 

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并不是最近的事。早在2001年明慧网核实的消息就显示,不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遗体被强行解剖,器官被摘除,尸体被立即火化。一名曾被关进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的男士就说,2001年他在戒毒所亲眼看见几个吸毒者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一名戒毒所的医生在旁边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

 

20012月,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在呼兰县第二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警方把他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并禁止家属对遗体拍照。

 

44岁的王斌生前是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机软件工程师,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20005月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其间,因不放弃信仰,受尽折磨,恶警冯喜叫嚣“不转化死路一条!”2000924日,在其指使下,四五个犯人将王斌毒打致死。医生检查,其睾丸被打烂,颈部大动脉被打断,锁骨、胸骨、十几根肋骨被打折,身体黑紫。王斌被打死后心脏、大脑等内脏被野蛮摘走,惨不忍睹。

 

20024月初,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的法轮功学员张延超,在去双城市办事返回途中被红旗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几天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提走。430日,哈市公安局通知家属去哈市认尸。在哈市黄山嘴子火化场,赶去的父老乡亲被眼前的惨景惊得目瞪口呆:张延超赤裸的身体被打变了形,一条腿已断,脑袋、脸的大部份和身体的很多地方都没了皮,下巴被打碎,整排下牙被打得一个没剩;遗体的内脏被摘取,胸腹部塌陷,脑盖被揭开,大脑被拿去一块,眼珠没了一只,眼眶塌了一个大坑。火化场布了6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不准喊冤,谁敢吱声马上抓起来当反革命处理。

 

据知情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市公安七处被拉进有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才一天一夜就被害死了。然而,迫害还没结束,张的妻子关英华被警察诱捕、劳教,公安连他们15岁的女儿也不放过,还进行了两次搜捕。全村乡亲无不对无辜好人的惨死而失声痛哭,义愤填膺。

 

一名2001年曾被关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的男士说,所里的“医生”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毒打被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他亲眼看见几个吸毒者殴打一法轮功学员,“医生”在旁“指导”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和他关在一起的几位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男子,被拉出去后就再没回来。他说,他们的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家属来查。

 

中共在苏家屯的魔鬼暴行通过有良知的知情人透露了出来。然而在中共淫威下,被几十年残酷政治运动的现实、8千万冤魂命丧黄泉的悲剧吓怕了的中国人,敢讲真话的实在太少了。苏家屯之外,还有多少罪恶仍被隐藏?!